“咔咔影库”杯报道摄影大赛|音乐带我走出没有光的世界

音乐带我走出没有光的世界

南方都市报林宏贤|摄影报道


  2015年7月7日,陈伟杰把手搭在朋友阿辉的肩上,跟着他一路辗转来到广州市儿童福利院教学童班的孩子们学习尤克里里。阿辉的视力只有0.1,视野模糊的他凭着记忆能清晰地记住出了地铁口应该到哪儿乘坐公交车,从这条路应该怎样拐进另一条街。用肩膀牵引着陈伟杰,从音乐坊到福利院,阿辉就是陈伟杰的眼睛。

  下午的暖阳斜照进福利院二楼的培训室里,六个孩子依次坐下,阿杰从最简单的节拍开始手把手教他们。一小节两拍,四拍,八拍,阿杰慢慢帮他们找到乐感。看不到琴谱,阿杰用嘴把谱子念出来,学员们则用笔记在本子上。

  时光回到十年前。2005年,13岁的阿杰正念小学五年级,那是在制衣厂打工的父母数翻辗转花了两年为他在广州盲人学校找到的学习机会。好景不长,患先天性白内障的阿杰在一次眼部手术后视网膜脱落,他发觉自己看到的事物越来越模糊,直至半年后眼前再也没有一点亮光。这一切,阿杰似乎有预感。从四年级开始,视野模糊的他就尝试闭着眼睛走路去上学,感受在没有光的世界里如何行走,但往往走出十来米就不行了。在学校看不到黑板,念不了书,阿杰只能回到老家清远。而这也给他打开了另一扇窗,在家时隔壁邻居家放着音响,他常听得入迷。见他喜欢听音乐,父亲给他买了一台只有两组琴键的旧电子琴。没有mp3,阿杰就放着录音带,让表哥把乐谱扒下来,然后跟着乐谱在琴上逐个摸索,弹出声音。这段自学时光给自己打下了基础。

  两年后他回到广州盲人学校继续念书,并和四个同在盲校的同学组成了“心灵乐队”。凭着对音乐的热爱,阿杰担任乐队的主唱和吉他手,并逐渐被外界所知晓。

  2013年,从盲人学校毕业,因为不想给家人增添负担,阿杰如大多数盲人一样,毕业后在一家盲人按摩店做推拿,这一做就是一年半。“累,很压抑”这是他对那段时间的概括。上班时间不固定,经常熬夜到凌晨一两点,阿杰有时给客人按摩着忍不住困意睡着。体力上的劳累和工作的无奈让他身心俱疲。2014年在一次公益演出中,阿杰偶然遇到了DOREMI的创始人陈华信,这是一个致力于帮助盲人学习非洲鼓和尤克里里的民办非营利机构,当时陈华信正筹备成立乐萌乐坊,以音乐教坊的模式帮助视障者学习音乐。第二天,陈华信在阿杰上班的按摩店里找到他,当即不谋而合,阿杰成为了音乐坊的第一位盲人老师。平日里,阿杰在乐坊给学生上课,这其中也有视障学生,空余时间则全身心投入到公益当中。7月24日晚,阿杰和志愿者一起到人民公园街演,为之后去往肇庆怀集儿童福利院的公益之行募集善款。

  音乐与公益,这是阿杰一直梦寐以求梦想要做的事。音乐带领他从看不见光的世界里走了出来,他想用音乐帮助和自己一样的视障者,自己对他们也更感同身受。另一方面,他觉得社会提供给盲人的就业机会太少,提到盲人,大多数人都会联想到:按摩,阿杰想用音乐帮他们找到另一个就业机会。2015年10月15日是第32届国际盲人节,根据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我国总人口数及第二次全国残疾人抽样调查显示,2010年末我国的视力残疾已达1263万人,中国的盲人数量占世界盲人总数的18%,阿杰只是这样一个浩瀚庞大群体中的一员。

  在公益中教学,阿杰也尝试原创,现在已经写出了《为理想打拼》《习惯》等25首歌曲。无论去哪里,阿杰都会带着自己的吉他,对他来说,这六根琴弦上不仅仅承载着自己的梦想与追求,还能带给自己和他人以鼓励,指尖搭在琴弦,让他内心充满力量。“让音乐人人可享”在他的制服上,印着这行字。


2015年7月5日,广州海珠区育华学校,陈伟杰和他的同学在演唱。他们都是来自广州盲人学校的学生,在校期间,阿杰和四个盲校的同学组成了“心灵乐队”。

2015年7月18日,陈伟杰在音乐坊里看店,他现在是音乐坊的一位盲人老师。

2015年7月7日,陈伟杰去福利院教孩子们学习尤克里里。他的朋友阿辉一路带着他搭乘地铁再转公交,阿辉也是一名视障者,视力只有0.1。

2015年7月7日,陈伟杰搭乘地铁时,把手搭在朋友阿辉的肩膀上。

2015年7月7日,陈伟杰的朋友阿辉一路带着他搭乘地铁再转公交。

2015年7月7日,广州市福利院,陈伟杰在教学童班的孩子学习尤克里里。看不到琴谱,阿杰用嘴把谱子念出来,学员们则用笔记在本子上。

2015年7月24日晚,陈伟杰在人民公园街演,为接下里的肇庆怀集福利院公益行筹集经费,每一年暑期他都会去当地福利院做公益教学。

2015年7月24日,下班后陈伟杰回到出租屋里,同住的舍友正在吹头发。

2015年7月24日,下班后陈伟杰在家门口收衣服,准备洗澡。

2015年9月19日晚,陈伟杰在书店里开音乐分享会,不少大学生前来参加。

2015年9月19日晚,音乐分享会结束,阿杰离开书店准备搭乘地铁回家。

2015年9月20日,健身完陈伟杰在洗手间整理头发,他也很注重自己的外在形象。

2015年9月20日,陈伟杰在健身房里健身。

2015年9月20日,陈伟杰在健身房里健身。出行不便,健身成为他音乐以外不多的兴趣之一。他希望拥有更强健的身体,才能帮助更多人。

没有光,听一曲命运交响曲

《圣经?创世纪》开篇中那句“上帝说‘要有光’,于是便有了光”被无数人传颂引用,这神谕式的起源说有着直抵人心的力量,即使脱离宗教语境也掷地有声。光是常人认知世界的起点,视觉是绝大多数人感知世界的首要方式,“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并非纯是一句诗意的滥情,却也从另一角度道出了视觉之于人的重要性。

但是有那么一些人,由于种种原因,承受着一个“没有光”的世界。常人难以想象他们如何与这世界交流,如何承受无边的暗夜。但就像无数人引用的那句格言:上帝关上一扇门的同时,会为你打开一扇窗,这扇窗通达另一种值得奋斗且温暖人心的人生,即使要付出百倍于常人的艰辛努力。

他们不知道红色的样子,却能闻到鲜花的芳香;他们不知道黄色的样子,却能感受太阳的温暖;他们不知道白色的样子,却能体会雪在手心融化的沁凉。他们用手触摸,用心聆听,用想象力描摹,用毅力续航,很多“不可能”之事,渐次成真。

眼前这组《音乐带我走出没有光的世界》,讲的便是这样一个故事。由于命运的阴差阳错,陈伟杰的生活逐渐堕入黑暗,但却没有使他彻底沉沦,最终是音乐拯救了他原本要在按摩店里蹉跎的余生,其中的艰辛曲折不言而喻。而对于关于以光线书写的摄影记者而言,介入这样一个故事,首先便面临着视觉“失效”的困境,音乐无法附着在照片上传播,更遑论那些无边暗夜里不为人知的挫败与重生。

但是生活中总有许多“镜子”,引导他走街串巷的同伴是镜子,与他一起训练表演的人是镜子,旁人异样的眼光是镜子,夜色霓虹中弥漫的暧昧是镜子,昏暗中一束对盲人的眼睛已不起作用的光线,也可以是镜子。这些镜子并不映射精确的图像,而是共同营造了一个特有的视域场,去映射一个盲人生活里的种种敏感细节,借以接近他内心希望与挫折交织的世界。

这是一个可以一直讲下去的故事,照片可以变得愈发柔韧,愈发沉稳,愈发节制,视力正常的人,可以从中“听”出,一个人的命运交响曲。

郑梓煜(南方都市报视觉周刊编辑)|文




“咔咔影库”杯

2016年度报道摄影比赛

主办:人民摄影报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直播

作品要求:

  准确传递新闻信息的摄影报道;文件长边≥35cm,每组15-20张图片。

  主办单位享有免费使用参赛者作品的权利,可以重复使用这些图片进行出版和展览,并在使用过程中尊重参赛者的署名权。

奖项设置:

  全年刊发26期,年底评选出10名最佳报道奖,颁发价值5970元的咔咔影库奖品。16名优秀奖,奖金500元。

投稿邮箱:rmsyb-00@vip.sohu.com

联系人:崔维(0351-4299259)



 咔咔影库 摄影作品的保险箱

专为“影像数据及图片数据安全存储”开发的小型蓝光存储设备

  “咔咔影库”完全解决了摄影作品安全存储、长久存储的难题,受到摄影人的强烈关注。“蓝光碟片”作为存储介质,被国外很多摄影师使用。这种“蓝光碟片”可以保证最低50年不会出现损坏,数据一旦被存入“蓝光碟片”内永远不会丢失。